By -迈娘

  编者按:当前中国经济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如果把它作为一个历史进程来看,中国的发展前景依然光明。为此,中国经济时报策划了一组宏观经济形势专家约稿,意在以大历史观审视中国目前所面临的外部不确定性,并特意选取居民储蓄存款、房地产市场、就业形势等目前的一些热点作为分析切口,评析宏观调控政策的恰当与得失,并对四季度的汇率和宏观走势作出展望。希望在浩如烟海的分析文章中,能以清新的分析框架帮助读者对稳中有变的经济形势作出清晰判断。

  稳与变——三季度经济分析(1)

  马洪范

  如何看待当前的中美经贸摩擦?未来会怎样演变?国际国内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如果把中美经贸摩擦放在大历史视角下来观察,沿着历史发展的方向和规律去分析,就能够看清楚中美经贸摩擦的现状与未来。

  特朗普冲击

  2016年11月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胜出,强烈冲击了美国和全世界,值得历史学家认真研究。

  (一)特氏风格

  特朗普的行事和决策有很强的个性化特征,最突出的有两点:第一,在国内反“政治正确”。“政治正确”之争的背后,反映的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社会中自由派和保守派在文化上的较量。特朗普在某种程度上回应了过去40多年日渐被忽略的劳工阶层的部分需求,试图改变国内现状。第二,在国际上推行“逆全球化”。坚持“美国优先”,从美国的立场上讲,有一定的合理性;从结局上看,由于违反经济规律,一定实现不了预期目标。

  (二)特氏打法

  从实际做法看,特朗普和以前的美国总统相比,有三个显著差异:第一,明战。过去的总统们擅长台面上讲好话,背地里捅刀子,那是暗战。特朗普则公开性更强一些,态度非常坦率。第二,全面战。美国祭出关税、金融、科技、知识产权、人才等多种手段,甚至动用台湾牌、南海牌等,对中国进行全方位遏制。第三,世界战。除中国外,加拿大、墨西哥、德国、法国等也面临与美国的贸易摩擦。美国针对德法等国挑起贸易摩擦,是为了迫使这些国家与美国一道来围攻中国。

  历史终将证明,美国不可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却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美国不少学者认为,特朗普将成为撕裂美国的首任总统。早在40年前,美国社会已经开始被撕裂,但是总统亲自下手把整个社会继续撕裂,特朗普是第一个。更为严重的是,特朗普还将撕裂整个世界,未来充满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美国挑起经贸摩擦的影响

  美国针对中国挑起经贸摩擦,带来三个方面的影响。

  (一)对国际贸易的影响

  第一,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将减少。受影响最大的是机械和电子产品,这类产品占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量的44%;其次是纺织品,占比11%,两项合计约为55%。如果美国对中美贸易总额加征关税,纺织品也会受到影响。

  第二,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将下降。排在第一位的是机械和电子产品,占中国从美国进口总量的23%。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产业分工形成一种特殊格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很多中间产品来自于发达国家,制成品主要销往发达国家。进口受影响,出口同样受影响,进而形成恶性循环。

  第三,中美经贸摩擦持续下去,可能导致全球经济萧条。因为现在经济复苏的基础并不好,新动能、新产业尚未成熟。

  (二)对国内产出和社会福利的影响

  第一,中美两国同时受损。两国的相关产业企业的产出都会下降,社会福利也会下降。经贸摩擦没有最大的赢家,只有损失较小的一方。

  第二,其他国家或受益,或受损。美国不从中国进口,就会从其他国家替代进口,比如越南,可以获益;但又使得一些国家受到牵连而受损,比如日本、韩国受到的负面影响比较大。

  (三)引发世界格局的新调整

  截至目前,因为美国的影响,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出现变化和波折。英国表面上听从美国,但骨子里非常痛恨美国。这种一分为二看待英美关系的观点,非常有代表性。2018年春天,OECD经济部的一名官员来北京访问时讲道,美国的基础教育并不好,医疗保障体系也很差,美国没有像想象的那么强大。美国挑起经贸摩擦,将撬动世界格局变化,要么美国按照他的意图控制全世界,要么世界按照美国路的线图反方向改变。依据历史的经验来判断,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美国为什么挑起经贸摩擦

  社会各界给出的解释很多,但根源只有一个,即中美实力发生了此消彼涨的变化。

  (一)哈佛大学研究团队对中国的跟踪和评价

  2016年6月3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艾迈德教授来北京访问时指出,哈佛大学研究团队在跟踪研究中国的变化,没有采用GDP、财政收入等指标,而是自创了一个指标,叫国家生产的复杂度,用一个国家生产出来的商品出口到国外销售的规模、品种、结构和地域分布,来反映一个国家生产能力的高级化和复杂性程度。

  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为中国绘制了两张图片,图中有很多不同颜色的圆点,每种颜色代表一种产业或产品。圆点越多,颜色越丰富,分布越广泛,这个国家生产的复杂度越高,生产能力越强大。比较发现,20年间中国发生了巨变。艾迈德教授告诉我们,美国最忌惮中国的,是拥有了一套完整的工业生产能力。

  (二)工业生产能力的国内集成与国际集群

  艾迈德教授还讲到中国高铁和“一带一路”倡议。他说,高铁带来的不仅是交通的便利,最大的改变是工业生产能力在整个国家范围内迅速集群和放大;“一带一路”倡议如果变成现实,中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将在“一带一路”经济圈内再次集群和放大。这位西方的经济学家认识问题的视角,和马克思高度相似,看到事物的本质,始终不离开工业生产能力,这也是哈佛大学跟踪研究中国的视角。

  (三)基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判断

  马克思把复杂的经济活动抽象成为四个环节: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其中,生产决定分配、交换和消费,而分配、交换和消费可以反作用于生产。“四环节论”可以指导我们认清美国挑起经贸摩擦的原因。

  从生产上看,中国工业生产总值于2010年超过美国。在此前的114年,美国始终是世界制造业第一。沿着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到2025年,中国制造业的规模将逼近整个发达国家的总和。从交换上看,中国国际贸易总规模于2016年超过美国。从消费上看,中国的消费总额预计2018年首次超过美国。综合判断,中国全面超过美国只是个时间问题。这场经贸摩擦没法回避,只能硬碰硬。

  需要强调的是,中国的科技研发能力还没有超过美国,分配管理能力也需要提高,这也是我国应对中美经贸摩擦亟待加强和完善的重要方面。

  美国挑起经贸摩擦的时机选择

  美国和中国两个方面的因素,决定了美国在今年3月份之后挑起经贸摩擦。

  (一)美国的因素


上一篇:强化落实的“中间一公里”(一线视角·破除督查检查考核中的形式
下一篇:以国际化视野培养邮轮人才三亚学院10年输送邮轮人才80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