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迈娘

肖承森绘

肖承森绘


  国际油价的跌宕起伏,让核电的何去何从又成为热门话题。核电清洁低碳,但安全问题不容忽视。欧洲在核电发展方面走在前面,但无论是“挺核”还是“弃核”的欧洲国家,都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

  欧盟

  将建核安全体系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张 杰

  目前欧盟境内有143座核电站,分布在14个国家,其中,法国58座,英国19座,德国17座。法国与英国共有77座反应堆,超过欧盟国家核反应堆总数的一半。迫于国内压力,德国和瑞士已经决定关停境内的所有核电站,意大利也公投否决了重启核电发展的计划。与之相反,法国政府明确表示,不会放弃新一代核电站的建设计划。另外一些欧洲国家,如芬兰、瑞典和捷克等国家对核电发展也仍然持扶持态度。但在欧洲民众整体反对核电建设的背景下,任何一个欧盟国家发展核电的决定都是艰难的。

  决策不同,压力相同

  欧盟国家的核电站设计寿命大约在40年左右,如果需要延长其使用寿命,则需进行技术维护升级。目前欧洲地区核电站的平均“年龄”为28岁,其中法国和拉脱维亚均为24岁,英国的已达34岁。而宣布逐步关停核电站的德国,现在的平均年龄为29岁。按照目前的经验,重新建造一座核电站,从立项集资到建成投产,大约需要10年时间,而且建设的一次性投入与维护费用大。因此,升级目前国内的核电设施对于继续发展核能的国家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法国、芬兰和瑞典等国已经宣布对本国的部分或全部核电站进行升级以延长使用寿命。但并不是所有的核电站都值得升级。鉴于过高的升级边际成本、技术严重落后以及核安全压力,欧盟希望尽快关闭使用苏联技术的核电站。去年11月24日,欧盟宣布支持保加利亚、立陶宛和斯洛伐克关停此类核电站,并提供5亿欧元的援助。

  在欧盟内部,无论是“挺核”还是“反核”国家,都面临地缘政治压力。时不时遭俄“断气”的欧盟,一直试图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对于法国来说,核电技术已经不仅仅是法国技术和利益的代表,更是本国能源独立的象征。同样,摆脱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也是波兰支持核电发展的重要原因。

  压力测试,安全启示

  欧盟在2011年11月24日发布了核电站压力测试中期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欧盟委员会开始考虑建立“新欧洲核安全体系”。

  报告显示,“欧洲核电站在处理安全余量中缺乏一致性”。也就是说,欧盟的核能安全缺少一个统一的维护机构,安全责任被分散到多个不同的部门,造成协调应对灾害的能力不强。同时,“欧盟国家的核电站没有共同的安全标准或准则”,不同国家间不同的安全标准无法一致应对共同的核灾害。

  与此同时,压力测试报告建议,应制定核风险管理计划,应对可能发生的对一个以上欧盟国家或邻国造成影响的核事故。这一建议体现出的“欧洲应急能力”,符合欧盟正在编制的灾难响应计划。

  在最新发布的“2050能源路线图”中,欧盟对各国是否继续使用核电持中立态度,也没有给出未来欧洲核能发展的预测和建议。根据“路线图”的描述,到2050年,欧洲核能仍将占全部能源需求的15%到18%,虽然绝对值大大提高,但份额与目前大体相当。

  德国

  弃核之路充满未知数

  本报驻德国记者 管克江 郑 红

  德国联邦经济和科技部发言人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在能源和环境政策方面有三大目标,放弃核能只是其中一个部分。这三大目标,一是到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要比1990年减少80%,二是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使其在未来成为德国主要的能源来源,三是大量减少能源消耗,提高能源利用率。

  目前,德国能源80%来自燃煤能源和核能,计划到2050年,德国能源供应的80%将来自可再生能源。

  宏大目标如何实现

  这位发言人表示,为给实现能源转型目标创造良好条件,德国政府计划颁布或修改多项法律法规,包括《核能法》、《加速扩建电网法》、《能源经济法》、《建筑法典》、《生态能源基金法》、《热电联产法》、《可再生能源法》和节约能源法规等。

  该发言人承认,在完成弃核的过渡时期,德国不得不新建燃煤电站,以弥补能源缺口。

  根据德国联邦网络局提供的数字,除了目前在建的25座燃煤电站之外,到2022年,德国还需增加17千兆瓦(GW)发电量,相当于还需建成17座大型燃煤发电站。

  提高能源效率、降低能源需求也是重要方式。德国建筑物消耗的能源占能源消耗总量约40%,为此联邦政府每年投入15亿欧元进行建筑节能改造。

  政府还通过新设的能效基金资助对房屋节能改造,成功降低自己住宅能耗的居民,将获得政府的资助。

  如何保证电力稳定供应

  退出核能意味着德国将从电力出口大国变成进口大国。德国目前从法国、荷兰等国大量进口电力。而进口电中多数为核电,捷克为了满足德国增长的用电需求决定新建核反应堆。此外,德国突然增长的电力进口对捷克、波兰等周边国家的输电系统带来巨大压力,因为那里的电网多是30年前建成的,已经是高负荷运转。有分析称,德国最后可能会变成意大利那样,虽然国内放弃了核电站,但进口的电力多数来自外国的核电站,而且还无法掌控电价。

  德国自身的电网系统也亟需升级换代。德国过去的燃煤电站和核电站主要分布在人口聚集的南部地区,而可再生能源发电厂主要在北部,这意味着德国必须重新布局高压电网。德国政府将修改《加速扩建电网法》和《能源经济法》。电网建设的计划和审批过程耗时将从10年减少到4年。

  维持电价稳定关乎民生。德国能源署警告电价到2020年有可能上涨20%。最新调查显示,61%的德国人愿意为可再生能源多付账单。2011年,德国可再生能源附加费为每千瓦时3.59欧分,有电网运营商预计,2013年可再生能源附加费有可能上涨到每千瓦时4.7欧分。为避免居民用电价格上涨过快,政府正在对可再生能源投资政策进行研究。据统计,2010年德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的50%都被投于光伏发电设施,而光伏发电只为德国带来了1.9%的电量。

  可再生能源能否担当重任

  去年德国电力结构中可再生能源发电首次达到20%。核能则从2010年的22.4%下降到17.4%。虽然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增加了,但有两个因素不容忽略:一是去年能源需求受暖冬等因素影响,下降了4.8%;二是褐煤发电的比重也增长了4个百分点。

  德国可再生能源中分量最重的是风能,2011年发电占总发电量的8%,其次生物燃料5%,风能和水电各占3%。专家估计,风能将成为德国可再生能源主力,占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一半以上。

  发展可再生能源需要大量资金投入。2010年,德国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总额为260亿欧元。据德国经济和科技部的测算,从核能转变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约为550亿欧元,莱茵·威斯特法伦经济研究所等的计算则将这一数字提高了好几倍,最高达到2500亿欧元。

  支持者强调,投资可再生能源将带来更多工作机会。但批评者说,只有煤才能满足德国弃核后的短期能源需求,因此二氧化碳排放势必增加,预计到2020年,德国将多排放3亿吨二氧化碳。

  放弃核能是德国能源政策的重大转变。德国环境部长罗特根表示,德国对“弃核”这条道路的选择不仅在社会政策和经济政策上,而且在外交政策上都意义重大。

  法国

  坚决捍卫核电工业

  本报驻法国记者 顾玉清

  尽管关于核能的存与废在欧洲争论激烈,但核能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法国,拒绝放弃发展核能计划。法国总统萨科齐日前表示,法国将继续捍卫自己的核电工业。据法国媒体1月5日报道,法国电力公司已宣布,准备投资100亿欧元用于强化核电站的安全。

  顶着压力,走核电发展之路

  法国是一个化石能源资源欠缺的国家,加之经历几次石油危机的打击,60%以上的法国民众仍对发展核能表示认可。然而,几次核电站事故令核电发展蒙上阴影。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后,世界公众包括法国民众在内,加深了对核电的担忧,影响了对核电的支持度。福岛核泄漏事故以及法国南部马库勒核废料处理中心的爆炸事件等,让不少法国民众深感恐慌,一些反核组织和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大规模使用核能,要“让核能远离法国”。

  面对反核群众的游行示威和在野党的批评,法国政府明确表示,不会因此修改目前的核能政策。法国总理菲永把核电视为能源的“未来解决方案”。法国外长朱佩说:“至少数十年内,我们没有办法不使用核能”。法国环境部长科希丘什科—莫里泽女士也强调指出:“核能是一种很好的能源,我们要做的是应该不断增强其安全性”。

  时下,核电技术是法国手中叫得响的一张经济“王牌”,放弃核电意味着将对法国的“工业、经济和就业构成灾难性影响”。据有关方面统计,法国核能工业创造的附加值每年达200亿至280亿欧元。

  法国的核电不仅满足了自身需要,而且还向邻国出口。因核电减少石油进口每年可为法国节省外汇240亿欧元。据估计,如果法国关闭核电站,将会损失4000亿欧元,且威胁到100万个工作岗位。有专家认为,不论别国“弃核”之路如何走,法国都将从自己的立场出发,别无选择地继续走发展核电之路。

  安全管理,成核能发展的关键

  当然,核电安全是核能发展的关键,“零风险”是当下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法国原子能委员会主席贝尔纳·毕戈认为,法国拥有的由法玛通和西门子公司联合开发的新一代核反应堆EPR,属第三代核电技术,可以满足安全方面的需要。法国核工业集团阿海珐公司也表示,反应堆EPR有足够的安全保障,即便出现堆芯熔化的最坏情况,也只是限制在核电站内部,不会让其外泄。

  由于有一整套严密的运行机制,并按照《核安全公约》采取了系列化、标准化的管理。欧洲最大电力运营商法国电力公司近日宣布,在原有的安全措施基础上,公司将追加巨资,用于核电站的安全加固与防范工程,目的在于最大限度地确保核电站万无一失。这些举措无疑为法国继续推进其核电计划增加了底气。

  一直以来,法国发展核电注重信息透明化,尽可能消除公众对核电的疑虑。为此,法国电力公司经常组织公众、媒体参观核电站和核电设施,向社会和民众普及核电知识,介绍核电独特的优势与安全性,赢得了许多法国公众的支持。此外,在各方参与讨论的基础上,法国通过颁布一系列法律,如《能源白皮书》、《信息透明与核电安全法》等,为核能的建设与发展保驾护航,从而成就了今日法国核电事业的成功发展。

  长期考量,确保能源可持续发展

  法国坚持发展核电更长远的考量是,确保战略资源能源的可持续发展。自1951年人类开始利用原子能发电以来,法国搭上核电发展“快速列车”,建立了强大的核能工业体系,核电总装机容量达到63300多兆瓦,占总发电量的78%,其比例位居主要工业国的首位。

  核能不仅对法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且为法国今天享有水清、草绿、天蓝的生态环境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法国发展核能的最终目标是控制能源消费,提高能源效率,减少环境污染。根据法国的目标,30年以后,将以现有能源消费水平创造相当于目前两倍的财富。为使这一远景规划从梦想变为现实,核电具有突出的优势和潜力。

  正如法国业内人士所言,“核能并不是能源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但是我们一定找不出不包括核能的其他一揽子解决方案”。

  链接

  德国


  2010年秋天,默克尔政府曾决定将关闭德国现存核电站的时间延长到2036年。2011年5月30日,默克尔的态度突然大转弯:她宣布德国将在2022年废弃核能,不仅如此,届时德国还将兑现《京都议定书》的减排承诺,同时将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翻一番,增加到35%。

  在德国政府宣布这一决定后,有8所核电站永久关闭,现存另外9座核电站将逐步退出。

  法国

  据法国能源机构公布的数据,法国核电上网电价约为每兆瓦时50欧元,而生物质发电为每兆瓦时120欧元,风力发电每兆瓦时150—180欧元,太阳能每兆瓦时达到250至600欧元。法国电力公司眼下平均每千瓦发电量仅排放48克二氧化碳,在欧洲名列前茅。


上一篇:一年内北京将新增三所民办幼儿园将培养孩子国际视野
下一篇:理论探索:济南视角中的G20杭州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