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迈娘

金宰贤 韩国籍旅华作家

原题:韩国“低生育率陷阱”的启示

“中国人太多了。”这句话无疑是我在中国生活期间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并且,我发现大部分人说这句话时都有点抱怨的感觉。

据多位专家的测算,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低于1.5的水平。按照国际通行标准,生育率为2.1是人口更替的一个平衡指标(所谓的“生育率”是一个妇女一生中生育孩子的总数)。而韩国已经因为类似的人口控制政策正处于尴尬的境地。

自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韩国政府为了控制人口增长实行“家庭计划”政策,并提倡小规模家庭。政府通过指导和适当的辅助措施鼓励国民少生孩子。家庭计划成功地降低了人口增长速度,但在推行了几十年后,韩国却遭遇了严重的出生率下降问题。比如,韩国的生育率从1960年的6.0,消减到1970年的4.5,1980年的2.8。有趣的是,“家庭计划”口号的变化正反映出了韩国生育率的这种变化。1966年的口号是,“35岁前,三个子女的出生间隔为三年”;1971年的是,“不要区别对待女儿和儿子,只生两个,把他们好好养育”;1980年的是,“只要有养好的一个女儿,就不必眼馋十个儿子”。随着生育率的逐步下降,韩国政府于1996年废除了长达36年的控制人口的政策,并开始鼓励国民生育。

可情况并未发生根本好转。在进入21世纪后的韩国,逃避生孩子的趋势愈演愈烈,以至于生育率于2005年下降至1.08,创造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的最低水平。如此低生育率在韩国掀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担心日趋老龄化的韩国将来会失去成长的动力。于是,韩国政府制定了《低出产高龄社会基本法》,并开始鼓励多生孩子。可2010年的生育率也仅升至1.22。据5月30日韩国统计厅发布的人口普查数据,韩国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为542万人,占总人口的11.3%,超过了预期。韩国将在2018年从老龄化社会(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7%至13%)进入到老龄社会(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14%至19%)。而跨越这一过程,法国用了115年,美国73年,加拿大65年,日本24年,韩国却只用了18年。

中国已在2001年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并且“25年”后的2026年,它将进入老龄社会。更令人担忧的是“未富先老”。根据一家国际研究机构报告,别的国家与2005年的中国的老龄化比例一样的时候,以购买力指数为计价的各国的人均G D P分别是美国15538美元(1943),日本14900美元(1972),韩国16256美元(1999),而中国则是4088美元(2005)。可见,中国将来面临的社会保障以及养老上的压力会非常巨大。

1983年,韩国的生育率降至2.08,已低于世代更替水平2.1,这时韩国政府就应该开始考虑这项政策的持续与否。然而,韩国在1996年生育率跌到1.71的时候,才废除了小规模家庭政策。十年以来,生育率维持下降趋势,到2005年跌至1.08后才开始有所反弹。这足以证明韩国已经陷入了“低生育率陷阱”。如今,昂贵的养育子女的费用,即使是政府提供补贴和各种优惠措施,也使得大部分家庭不选择生第二个子女。

由于低生育率和由此加剧的老龄化,韩国劳动年龄人口将会快速下降,“人口红利”时期将于2016年结束。经合组织预测,韩国将在2041年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至56.8%,在经合组织34个成员国中仅高于日本(53.8%)、意大利(54.9%)和西班牙(55.7%)。并且,韩国中央银行预测,由于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在2030年至2050年期间,韩国经济增长率将从2000年至2005年间的约5%下降至约2%。

为了鼓励国民生育,2010年,韩国提出了新的口号:“一个孩子很孤单。对子女最好的礼物是弟妹”,但生育率仍旧停留在低位上。

我希望中国能吸取此中教训,防患于未然,抓住时机,以免重蹈韩国之路。


上一篇:专访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图)
下一篇:麦嘈:默多克中国媳妇的一巴掌